最新消息

2019/06/04 H-Zone hair salon / FIONN

差異性在哪?

想要和別人不一樣!

那就得自己去創造 

你想得到的事情,

你夠有勇氣,就有機會!

 

[ 這是我的最後一次機會,於是我傳了一段話給代表 : 「您好!,我第一次來韓國,一個人前來,我是台灣的設計師,我是為了我的晚輩而努力,希望您可以跟我見一面。」]

 

大家好,我是H-zone負責人Fionn。而我就是努力拿下機會的這個人!

 

如果今天我沒有這個『勇氣』,去一個沒去過的國家、買一張單人機票 …

也許沒有那麼多的想法、也許團隊依舊過著平淡無奇的設計師人生,H-zone團隊仍然不會改變。

在中壢後站,一棟純白色建築物,一樓是韓式燒肉店,二樓、三樓是沙龍,另外,還有經營咖啡店、甜點,擁有自己的食品代工廠。來到H-zone裡面整理頭髮,簡直是個大享受,有舒服乾淨的空間、自創的甜點、咖啡店等級的飲品,從沙龍拓展到餐飲,道地的韓式風格。連髮型美感、技術,都親自跑去韓國完整的學回台灣,帶給所有喜歡韓式髮型的消費者。

五年前,韓風盛行,電視電影、音樂、廣告宣傳…等,我意識到韓風的流行。我想要改變,那我還在等什麼?,於是我心想著一個基本上不可能辦到的夢想,想要在韓國尋找可以指導H-zone韓式髮型的老師,我要的是,可以長期指導我們的老師,而不是一堂課、兩堂課的教學模式,於是我鼓起勇氣,買了一張去韓國的單人機票啟程去尋找老師。真的沒想到會這麼困難,抵達一個陌生的環境,語言都不懂、搭車也不會,最後只好花錢請翻譯,一間一間的拜訪韓國沙龍,過程非常的不順利,一直都是被拒絕,大部分的沙龍都很抗拒。

一直找不到老師的狀態下,在要回去的倒數第二天,此時的壓力是非常大的,夥伴們都在等待著尋找老師結果。在冷靜過後,我想盡辦法突破缺口,想到,韓國人不太喜歡陌生人突如其來的拜訪,於是我請翻譯幫我最後一個忙,請翻譯詢問自己所有的朋友,看看是否有朋友在清潭洞剪頭髮,有沒有認識那邊的設計師? 約莫一個小時過後,好消息終於傳來了!認識的朋友之中,有一位就這麼恰巧是oblige沙龍代表的弟弟,透過這樣的關係,連絡上oblige沙龍代表,沒想到還是被拒絕。

但我仍堅持不放棄,因為我很清楚知道,這是我的最後一次機會,於是我傳了一段話給代表 : 「您好!,我第一次來韓國,一個人前來,我是台灣的設計師,我是為了我的晚輩而努力,希望您可以跟我見一面。」得到的回應是「明天7點」終於成功見了面,之後也與oblige成為了交流夥伴一直到現在。

小時候的我比較調皮,調皮的背後就是讓自己背負了很大的壓力。在我20歲的時候,我第一個孩子出生,23歲結束婚姻,帶著兩個孩子,每個月都要花很多的褓母費,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,我當時還是設計師時,排除店長,我是業績最高的紅牌設計師,卻常被笑是最窮的紅牌設計師。

在我27歲的時候,非常感謝我父母對我的支持,家裡環境並沒有很優渥,但父母對我非常的支持,把房子拿來給我貸款,我貸了人生的第一筆一百萬,展開了我的創業旅程,在七個月的時間裡,我把貸款還清!有一段時間也開始過著很揮霍的日子,最後回頭仔細一想,發現自己完全沒有成長,於是不斷地調整自己,才慢慢地往前進。也感謝我的夥伴Doris,我們一起工作14年,從未吵過架,它總是在我可能會走偏的時候,提醒我這樣是不對的,我們就是相輔相成的角色。

 

在管理員工與教育方面,我用分層分階的方式,讓員工執掌的內容是不一樣的。會比全由我管理來得更好,所以對我來說,在各個項目之中,他們反而變成我的老師。H-zone每年都會有外師課程做內部訓練,不論是協助人員還是資深、資淺的設計師,我們都是供同學習、共同教育,任何一位人員都會知道我們會把髮型重點放在哪裡,在美感方面,大家也會比較一致。

在我當經營者的第一天,我始終相信一句話,我的夥伴好、我的夥伴更好、我才會更好。我希望在我的美髮生涯裡,我可以把我的夥伴推上舞台、或者是有更好的績效,讓他們生活品質變得更好,我希望他們可以一個月休八天假,一樣可以做好業績、一樣可以做好你工作上的角色,該休息就休息、該工作就工作。我不知道我能夠做到什麼程度,但我會盡我所能,把我所有夥伴往上推。

回上一頁
您的瀏覽器過舊,將會導致部分畫面顯示效果不佳,建議您使用Mozilla Firefox瀏覽器或Google Chrome,以得到最佳瀏覽體驗